关灯
护眼
字体:
《先森,求放过》第十章:做自己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今天一天没吃饭,麻辣烫不干净,下次有机会再吃!”

叶好错愕的抬头,恰好撞见封越尴尬的脸色。

“好!”瞬间所有的不愉快全部消散。

叶好的笑容感染了封越,二人相视不言。

最终封越带着叶好去到一家中餐厅,口味比较清淡。

封越没有询问叶好意见,不看菜单,熟练的点下几道菜。

“就这些,速度快点。”

服务员听从吩咐离开了包间。

叶好打量着周边环境,突然对封越开口。

“我们处于合作状态?”

“嗯哼!”封越点了点头。

“那有些话我们是不是要说清楚?”

封越挑眉,伸手端起茶壶,帮着叶好倒水,看着一脸严肃明显有话要说的叶好:“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

“有!”

叶好的情绪感染了封越,轻放下手中的水壶,收敛情绪。

“我希望我们的婚姻在我妈妈面前是真的。”

叶好盯着封越,忽然接下来的话说不下去,低下头,端起刚倒的热水,看着水杯中自己的倒影。

“你今天早上说的挺对,就算不是你,换做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都不会这么悠闲的坐在这里谈条件。”

叶好停顿了下:“我不要求你对我妈妈特别好,至少表面夫妻应该有的和谐要做到,如果、我说如果,这段婚姻,你想过要坐实,我不会拒绝,自然,你爷爷那边问题解决了,我们的婚姻随时都可以解除。”

“但是我的态度我需要你了解,我曾经只想过嫁一个人,如果可以,我会试着去做好我该做的事情,投入我的角色。”

叶好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抬起头,盯着封越的眼神变得无比真挚,那清澈见底的瞳孔突然刺痛了封越的双眼。

封越听懂了叶好的意思,顿时觉得他自己有些不是东西,因为在他的心底,叶好和他的这段婚姻迟早要结束的。

此刻他确因为叶好的一段话,脑海变得混乱。

坐实吗?要坐实吗?要把自己以后一辈子和这个见面不多,了解不深的人绑在一起?

封越此刻承认,他没有叶好承认自己真实意图的勇气。

二人相顾无言,整个房间内静悄悄的,仿佛空气流动时的声音都清晰可见。

咚咚咚——

“先生,你的菜!”

服务员的出现打断了封越的尴尬,看着叶好的眼神瞬间从她身上转移到服务员的手中。

他的这个反应,叶好看在眼中,自然也多少知道了些答案。

放下手中一直紧握着的茶杯,眼角浮笑。

“这里上菜挺快嘛!”

封越讶异于叶好态度的转变,却也悄悄的松下一口气。

他明白现在的他不可能直接给她答案,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

陆陆续续,所点的菜色全补上齐。

等到服务员离开关上房门后,叶好筷子戳在碗中,故作轻松的说:“好啦,我的要求说完了,你的呢?”

叶好眉眼带笑的看着封越。

“我?”

“对,你总该对我有些什么要求吧?”

“没有,对你没要求。”

或许因为刚才的尴尬,封越什么都没有提。

“你做你自己就好。”

叶好顿住。

“快点吃!”封越夹着菜放进叶好的碗中。

“你昨晚应该没有休息好,一会我送你回去,你好好睡一觉。”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收回筷子,封越开始给自己布菜。

“好歹我也是经常熬夜的人,你那双眼一片青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昨晚一夜没睡,或者一夜没睡好。不过,你好像更严重,你是不是经常性熬夜?”

“嗯!”叶好埋头扒着碗中的饭,模糊的回应着封越的话题。

见叶好不想回答,封越也没有强求。

气氛还算愉悦的一顿饭,至少二人都彼此有了简单的小了解。

比如封越知道叶好是个直接保守的人。

而叶好也看出封越那透彻人心的双眼。

饭后,封越将人送回别墅的路上,接到了公司的电话,将叶好送会别墅后,才自己离开朝着公司去。

叶好看着封越离开而留下的车尾气,摆了摆手。

“果然,还说自己是个打工的,骗子。”

环顾了一周,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叶好直奔着卧室走去,忽略了周围陌生的环境,洗漱完朝着床上一躺,很快便进入梦乡。

封越在餐厅说的不错,她确实是经常熬夜的一个人,有时候更是整宿整宿的不睡,以至于生物钟和别人完全颠倒。

这也源于她工作的特殊性。

叶好有一份自己慢慢喜欢上的工作,写作!

当初大学热爱金融的她被沐兰凤知道后,在大三时被硬生生逼迫着转了系,曾经很多次,叶好想要知道转系的缘由,奈何全都无疾而终。

那时母亲是她的一切,她放弃了她的喜好,临近毕业时转入一个全然陌生的科系。

自小对数字敏感热爱的她一开始对于文科的各种文言文丝毫接受不了,熬过两年,勉强毕业。

却在毕业后无意中接触到了写作。

原本只是锻炼文笔的一种方式,逐渐的成为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这里,叶好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十年的时间,叶好从一个新手小菜鸟,逐渐变成现在的行业大神,一步一步过来,她笔下活了很多人物,添了无数粉丝。

也就是因为她的创作,经常源于深夜,慢慢的晚上才是她工作的时间。

本身昨晚因为沐兰凤的态度,就已经有些情绪不佳,硬撑到早上,做好早餐后,打算休息的她捧上了封越这个程咬金。

断断续续的忙碌了一夜一天,叶好实在撑不住,抱着被子沉睡过去。

夜晚总是让人恐惧,却又具有无限诱惑力。

灯红酒绿的世界里,男男女女交叉错落,也许今天在你家,明天就去他家,即便知道如此堕落,却依旧有无数人前仆后继。

酒吧内,舞池中充满热情的身姿矫揉造作的不断诱惑着身边的男人。

在那其中,一身酒红色包臀短裙的尧媚,撩动这长发媚笑着挑拨,勾引身边的男人即便知道这朵花有毒,依旧愿意牡丹花,做成风流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